<th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/meter></th>

    <font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dfn id="jvhrp"></dfn></meter></font><listing id="jvhrp"></listing>
    <address id="jvhr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jvhrp"></nobr>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cite id="jvhrp"></cite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jvhrp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jvhr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jvhr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/meter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108章 仙女湖

                    類別:玄幻小說 作者:花之林語 書名:天賜意_天賜意無彈窗_天賜意最新章節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洪荒之中九重天中,風云變幻莫測他隨著雨滴答的下著,沿著無言的水滴聲一步一步的腳印慢慢的靠近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梨花樹依然挺立著,枝頭稀疏的聳拉著幾朵小花,沿著他的目光刺痛心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滿地的梨花花瓣,一片片的散落,飄落在九重天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雨后的九重天天空故然純凈,可是又有多少花兒哭泣,雨后固然花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花開一千年,落葉一千年,花葉永不相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情不為因果,緣注定生死,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永遠相識相知卻不能相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擅自摘下一朵梨花辨,湖兒,如果,真的有來世,我想要牽著你的手,從姹紫嫣紅的春,走到桃花怒放的冬。如果來世的三生石可以碰面,我只想牽著你的手,從此岸到彼岸,從青絲到白頭,把幸福放在你的手心,溫暖我一生的時光,走過風風雨雨,走完一生旅途。如果有來世,我想要牽著你的手,從清晨到日暮,從花開到花落,一生一世不離不棄。在來世的路上,我化做一棵紫沐花,經歷千年花落,只為你來到我身邊。千年等待,你是我心中唯一的信念,為了等你看我花開一生的繁華。我在輪回的路上,化成一朵紫沐花,鋪滿你來世的路,只為你走來的路途不孤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好!”他自言自語的說著彈指一間梨花秒變無疾之蘭根散落九重天之間。可笑的是數月后,久干無雨的九重天,迎來了今霄的第一場大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雪揚揚灑灑,絲絲縷縷,縷縷絲絲交織成一塊潔白的簾幕,她秀發如墨,衣袂飄飄悅如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我從來沒見她笑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昊天,你為什么從來不笑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無事可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湖兒開始變著法子逗我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為了讓我注意到她于是她找各種有趣好玩的小玩意、故意裝傻干一些傻事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昊天一次也沒笑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昊天,那你什么時候才會笑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這話的時候,昊天正悠悠然然的坐在涼亭里彈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素手纖纖,琴聲悅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賴在我懷里,鼻尖是我身上清淺的草藥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昊天~”她拉著我的衣袖撒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就笑一次吧,你那么美,笑起來一定很好看,就當是為了滿足徒兒一個小小的心愿,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停住撥弄琴弦的動作,靜默的看著她,臉上依舊是冷冷淡淡看不出表情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莫名覺得有些害怕:“……昊天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重新開始彈奏,半響,問我:“你真的想看我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還沒來得及興奮的回答,就聽見我又說道:“如果你答應我忘記我,我會笑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彼時青春初開之后,我為這句話難過許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百萬年之后,他離開了我成為新任天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我的第一百年,我知曉他大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我的第二萬年,瑤池懷孕啦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我的第三萬年,他的好友鎮元子勸我忘記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我的第四萬年,我服下忘情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我的第五百年,我無意之間,感覺他并不快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我的第六萬年,他們的孩子渡劫,我獨自仰望九重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我的第七萬年,我渴望見到他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我的第八萬年,三皇人皇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我的第九百年,封神劫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師父的第三十萬年,我含淚化為湖泊,為他停留在仙女湖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百年之后,我慢慢醒來,便松手站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不起,忘了我。”昊夫的聲音依舊冷清,“你我緣分便到此結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對我笑了笑,隨即轉身離去,沒有一絲留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笑和我想象中一樣,傾世之姿,很美很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我卻很想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渴盼下雪的我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懼怕下雪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每到雪花飄飛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每一片雪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都將無聲地撥動著我的情弦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無法守住的思緒如同這紛紛的雪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飄蕩、盤旋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尋找著著落點······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哦,又到雪花飄飛時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暕,你可曾記得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年我們相見時,恰逢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冬日歲末雪花飄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說,那便是九重天,天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竹林十里似影飄卻連浮'音,夢中冷瘦陰花落誰知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淪陷硝煙刺人心煙火回芳琴,甜羹生茫意荒顏孤殘心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離常然入迷醒幾甜夢何年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妝臺消顏任傷臉聲聲泣時時厲!園剛缺棉棄人也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眠意之未落其兮之苦脫三更竹敲落淚笛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打濕衣裳停意理留我孤心守天地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仙女湖盤坐在一排排的竹下,竹林青蔥,那竹葉隨著風在空中發出“沙沙”的聲響,應和著從指縫間流露出的琴聲——時而慷慨激昂,時而卻又婉轉悠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仙女湖的琴聲果然不同凡響,”未見著其人,這聲,便打破了那琴竹和鳴之音,“我看吶,這《殤傷》之曲,這天下,也就只有你能奏得出著其中的韻味兒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鳴琴卻被突然打斷,仙女湖卻也不惱怒,只是抬起頭,不加修飾的容貌的臉便映入來人之眼中,他淡笑,容顏溫和但語氣卻有著一絲清冷:“何事能將你請過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折顏一聽這話,頗有些不樂意:“嗬!我說仙女湖你,我好心來找你反倒被你嫌棄。生疏了啊生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得了,直說你有什么事吧。”嘴里擒著笑,仙女湖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行行行,”折顏見此也不再拐彎抹角,“不過是許久未見著你,想要一聚罷。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何不可?不過,這次你可別想再打我的注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頓時想起,不久前的事情去見她暢談時發生爭吵,自己差點把她的琴砸了之事,連忙應道:“這是這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相視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折顏,卻也在那人輕笑之間想起了當時之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‘你若毀了這琴,那我便毀了我自己罷。’面對爛醉癡狂的自己,她冷冷地說出了這句話。當時拿著琴想要把它摔爛的自己聽了之后是什么反應來著……啊,對,自己訕訕地放下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仙女湖,你真不愧是惜琴如癡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或許,死去,才是最好的解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時隔數載,仙女湖再一次站在了當年她跟昊天談笑的竹林,時光已逝,樹卻愈發高大,蔥郁。但那時,好友相伴,莫不閑暇,如今,卻只剩自己孜然一身,繼續守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時光荏苒,折顏依然黑發,容顏也沒有老,歲月,終究在自己身上沒有留下任何痕跡。當他每每從那清澈的溪流之中看見自己滄桑的面容,不經意間總會想起那個豪邁的男子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自己當時也如同他那般不執掌主宰,自己還會安好的站在這兒嗎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折顏,你若這次來只是為了逼我跟你走,那你還是請回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仙女湖”!”折顏看著她那一臉癡情不悔改的樣子,心中也是萬分的不高興,“如今他己經是天帝昊天,瑤池如今現在是天后!縱使你再不愿,也不能夠續寫前緣了!你還是死心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死心!”仙女湖站在折顏的面前,直勾勾地盯著他,“若是我連心中所想都不能堅持下去,那還談什么活在這個世間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如果你死了呢!你死了的話昊天怎么辦!他在九重天之上會傷心死了怎么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嗬,”仙女湖冷哼一聲,神色清明,“死?我不會死,?為了他我愿意等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折顏還想要爭辯,但看著面前紫沐的表情,卻又不知應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若是你怕了,那便不要與我再來往的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仙女湖淡淡地拋出一句話,卻如同小石頭一般,本是不起眼的一個小小的東西,卻在寬廣的竹排湖面,激起了陣陣漣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在說點什么!”折顏愣住,頭一次,他覺得眼前之人是如此陌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把不再語,只是做了一個“請回”的手勢,默默地看著折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折顏知道仙女湖又傷感起來,轉身,朝門外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后,傳來微微一聲嘆息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曾以為,這個洪荒九重天之下,你應該是最懂我的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折顏看了紫沐數眼,卻還是什么都沒說,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仙女湖,你真傻!”你們永遠也不會在一起,你是明白的…他命中注定就是天命格…天地之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后之人無奈嘆息,卻不知,離去之人,心思更加冷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罷罷罷,折顏搖了搖頭,命不由人,縱使你再怎么等待下去,你注定跟他一個在天上,另一個在地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昊天,你真的會忘記我嗎?”仙女湖含著淚水仰望九重天之上的天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胸口的梨花己經開始枯萎,也隨時失去光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此刻,九重天的星空也是繁華燦爛,昊天也獨自一人手中握著梨花不肯放手,害怕它枯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遠處的瑤池接過宮娥送過來的晚餐,緩步走過來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,想湖兒姐就去找她,離咱們大婚還有一百年時間,所以在你登基為天帝之日,趕回來便可,及時給予湖兒姐一些念想或者是家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瑤池,我…昊天擦了一下眼淚…轉過身對著她說:“謝謝你,池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去吧!”昊天哥,天庭有池兒替你守護著放心,再說了:我有無垢師叔送給花骨珠它可以幻化人形,不別人看出瑞祥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我答應定會早去早歸的絕不會讓池兒擔心。”說完一轉身就不見蹤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瑤池不敢輕心下來,放下手中的餐具,浮出花骨珠輕輕吹了一口氣,對面馬上浮空出現一個人就是天帝昊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昊天哥,你定要早去早歸啊!池兒也需要你。”她抬頭望著他離去的地方,又對面的說道:“你只是昊天哥的替身希望你能夠明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我明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求魔 校花的貼身高手 圣王 劍道獨尊 醫道官途 修真老師生活錄 全職高手 唐磚 最終進化 將夜 大明最牛駙馬 玩寶大師 賈升帆的故事 恰王者少年,青蓮劍仙 異界最強動漫系統 超神天才系統 石頭律師 神猴吞噬進化系統 萬界之師 我的岳父有點強 悠悠星辰在我心 界域管理執行者 還是奶奶家的炊飯香 長劍與人生 無限制神話 承運紀 妖孽超神兵王 無盡武皇 亂世甲子 天魔邪皇
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快三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