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/meter></th>

    <font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dfn id="jvhrp"></dfn></meter></font><listing id="jvhrp"></listing>
    <address id="jvhr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jvhrp"></nobr>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cite id="jvhrp"></cite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jvhrp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jvhr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jvhr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/meter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866章 見大儒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旭之前說過,元寶很聰明,這是這個聰明,是對鷹來說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,元寶卻聰明的像人,連索要賄賂都知道了,這是要成精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拿你沒辦法!”王旭拿出幾枚丹藥,在元寶眼前晃了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聞到丹藥的香味,元寶立刻來了精神,將腦袋從翅膀下了探出來,非常愉快的吃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摸了摸元寶的腦袋,王旭身上去取鷹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次,元寶沒有任何抗拒,乖乖的將腳伸過來,親昵的在他胸口上蹭了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打開鷹環,看到里面的紙條,王旭臉上多了幾分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薛牧山居然將他當成了某位老秀才,或者新舉人,認為他的書法很有新意,想要約他去三澗溪相互應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不知道,到了三澗溪,發現他是個小屁孩,薛牧山得有多驚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要上到高處,除了自身原因,還要一把能往上爬的梯子。現在,梯子送來了,也到我毛遂自薦的時候了。”王旭將紙條扣下,目光看向遠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薛牧山看到他,應該有兩個反應,一個是不信,一個是將信將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是前者還是后者,他都可以用柳體字來說話,人有假,字可假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儒界沒有柳體字,他的字跡便是蝎子拉屎獨一份,普通人看不出差別,薛牧山那樣的大儒看來,簡直是一目了然,對照他前面留下的筆跡,認不出來就可以買豆腐撞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夜無話,第二天一早,王旭起的很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九泉鎮距離三澗溪足有六百里,元寶都要飛一個時辰,坐馬車就更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誠然,儒界中能日行千里,乃至萬里的良馬不要少數,一些具有妖族血統的馬匹,日行百萬里也是有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家卻沒有這種馬,王家畢竟只是鄉下的小地主,最快的一匹馬也只能日行三千里,早上出發,趕到三澗溪起碼要中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為了趕時間,王旭天才蒙蒙亮就起來了,催促著管家劉權備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權心里面犯嘀咕,不敢擅作主張,只能去請教老爺夫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老爺與王夫人被折騰起來,一聽王旭要用馬車,趕著去三澗溪見薛牧山,一個個大喜過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薛牧山不是別人,那是溧陽縣令都見不到的大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旭的神童之名,只在溧陽縣傳播開來,最高成就只是縣里來了一位縣尉,待了半個時辰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跟薛牧山相比,縣蔚又算得了什么,能搭上這支高枝,王家還不得平步青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旭兒,這是五萬兩銀票,我已經囑咐給劉權了,讓他帶著家丁跟你去,在路上多買些禮物。薛大儒的名字,爹也有所耳聞,你第一次登門,總不能兩手空空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相比王夫人的只是關心,王老爺在關心之外,還想到了里面的利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薛大儒現在是辭官隱居,可誰知道他哪天會復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復起之后,薛大儒就算不能官復原職,放到下面做個三品知州總可以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說能不能拜師成功,只要搭上這條線,王家便飛黃騰達有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時候,王旭就算考不上功名,做不了官,也能退而求次當個富家翁,這才是王老爺的老成謀國之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于王老爺的想法,王旭并不知道,知道了也會一笑而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燕雀安知鴻鵠之志,要是他在儒界都沒有出頭之日,其他人就更不用混了,你當朱熹跟王陽明是作假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辭別父母,王旭帶著劉權跟家里的三十護院,吃過早飯就離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路上,相比劉權的坎坷,王旭顯得很自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實在想不出,背負著神童之名,又有一手好字的自己,怎么會被薛牧山無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薛牧山身居高位,沒有一雙火眼金睛,根本走不到這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然,翰林院中那么多大儒,怎么不見各個都是二品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,翰林院中的大學士,更多的是五六品的散官,大學士只是尊稱,不入閣的大學士根本沒有實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人,一個個都有大儒的本事,卻一輩子在三品之外徘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足以證明,當官不只是要有學問,更多的還是有眼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薛牧山,無疑就是個有眼色,還有學問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哪怕他棋差一招,黨爭失敗不得不歸隱田園,也只能說他與對手相比,在權術上差了一些,不能說他是個只會之乎者也的腐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的人,懂得怎么去投資,知道該怎么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毫無疑問,王旭此行便是展示自己,讓薛牧山知道他是個潛力股,可以在他身上放些籌碼的行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同樣他也自信,薛牧山會做出正確選擇,因為他如果是古董,薛牧山就是那個懂行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少爺,薛大儒是清流,在士林中又頗有賢名,太俗的禮物恐怕不足以表明心跡。我琢么著,是不是該弄點文雅的禮物,老爺出來時,給了我五萬兩銀票,這些錢應該夠買些文人字畫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權騎在馬上,與王旭小聲商議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聞聲,王旭微微搖頭,開口道:“不必,一會路過縣城的時候,你隨便買點瓜果就行,其他的一律不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權還要說什么,便被王旭打斷了:“聽我的就行,回去我自會跟家父解釋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買東西,買什么,名人字畫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萬兩銀票,對普通人來說不少了,對王家也不是一筆小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放在士林之中,頂多買些名士的隨手之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這些名士,往往也就是在秀才,舉人之中頗有名氣,稱得上大家的,哪個的字畫不得百萬兩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不是說笑,進士的字畫,便足以震封一座大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的書畫與墨寶,放在一縣之地都可以成傳家寶了,王家雖然有些家底,可家底也就在三十萬兩上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點錢,傾家蕩產,也難以買到名士的得意之作,更可況是大家的字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反過來,這些所謂的名士,又有幾個能被薛牧山看在眼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能被薛牧山看中的字畫,起碼得大家級別吧,士林宴會,大儒往往都是作為點評嘉賓去的,名士的標準可都是他們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堪比大儒,或者說地位等同于大儒的書畫大家,他們的字畫又豈是王家可以弄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是鄉下的土鱉,咱就別裝龜丞相了,就算什么也不拿,也好過班門弄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旭的想法與格局,劉權根本不能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名士,名家,距離他太遙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一輩子待在鄉下,跟佃農打交道的管家來說,他眼中的世界就是九泉鎮的一畝三分地,縣城對他都是有大恐怖的地方,更何況是更高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劉管家,咱們的這些護院,看上去都練過武藝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閑著無聊,王旭扯開話題,將目光放在了騎馬的護院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護院,各個身材高大,雙眼有神,一看就知道有武藝在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會幾手鄉下把式。”劉權回答的并不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儒界之中,以文為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文人是這里的第一檔,隨后佛道兩家是第二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練武強身的,地位就尷尬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族三圣,以儒圣為尊,道圣次之,佛圣再次之,根本沒有武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在儒界中,能修文的修文,不能修文的修佛,修道,三者都不行的人才會去練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然而然,武道也得不到發展,歷朝歷代,最厲害的武者,也不過堪比大儒,能與與五階妖王爭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的力量,放在大妖滿地走,妖王不如狗,妖神才能抖一抖的北方邊境,作用還不如一位擅長寫詩的進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起碼,進士的文章,能引動天地之間,給予普通兵將加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武者,那就真是愣頭青了,再加上沒有改變戰局的高端力量,地位著實尷尬,所以許多邊軍中都是文人掛帥,武人只能做文人保鏢,避免文士被人刺殺,或者當沖鋒陷陣的炮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少爺不用擔心,兄弟們雖然比不上秀才老爺,要是遇到不開眼的小妖,也能護送少爺沖出去的。”劉全還以為王旭在擔心安全,趕緊拍著胸脯保證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旭聽了,微微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幸好這一分身,走的是文士路線,要是走武者路線,說不得就要帶領這群苦哈哈,推翻三圣揭竿而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說走文路,證道成圣是新手模式,帶領儒界的武者推翻三圣,那就是王者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別說儒家,就是佛家與道家,也不會允許武者騎在他們頭上,想不被打壓都不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條條大路通羅馬,這句話不假,但是反過來,道有先后也是真的。既然這里是儒界,文人能百年成圣,咱還是老老實實的讀書趕考吧,作死可是真的會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收回目光,王旭將培養武士的想法壓在心底,他這次的開局這么好,沒必要給自己增加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要玩,也要等讀書成圣之后,在此之前是不用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巴比倫帝國 最散仙 仙府之緣 武林高手在校園 勝者為王 天地霸氣訣 贅婿 官仙 無盡劍裝 官道無疆 名門極致寵妻 職場大師系統 fù chóu領主養成計劃 崩壞世界之卡斯蘭娜的騎士 絕品小農民 快穿:時空金牌家教 萌寵小甜妻:大神難攻略 逆天二xiǎo jiě:戰王狂妃 塵骨 草根梟雄 重生千金有點甜 火影之冒牌宇智波 諸天神路 劍圣重修 仙落大陸 絕品tòu shì高手 **有疾:萌妻,來伺候 矢心獵魔:新魂 極邪戰神 兼職大反派
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快三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