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/meter></th>

    <font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dfn id="jvhrp"></dfn></meter></font><listing id="jvhrp"></listing>
    <address id="jvhr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jvhrp"></nobr>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cite id="jvhrp"></cite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jvhrp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jvhr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jvhr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/meter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1477章 都給我哭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缺明顯感覺到四面八方皆傳來一股無形的巨力,狠狠沖擊在自己的身上,隨后禁錮住自己全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種感覺,便像是被卡在一道小縫里,前后左右與上下,皆是墻壁,把自己狠狠擠壓在中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徐缺,你的提議,我們三人接納了!不過……”這時,徐缺耳邊傳來李玄棋的傳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目光掃去,李玄棋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,嘴唇再次一動,傳音道:“不過,你得提前宣布道歉,并且是用這種受罰的形式來道歉,否則我天宮書院與圣宗何以服眾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,你們……”徐缺咧嘴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話沒說完,李玄棋又淡漠打斷道:“你沒得選擇,從現在開始,你要面臨千刀萬剮之罰,直至明日,若是我們見到兩件神物,自然會放了你,但若是神物未到,你應當清楚會是什么下場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完,李玄棋大手一揮,“唰”的說一聲,他那寬敞的袖袍,在空中呼嘯劃過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方磅礴的靈氣驟然被聚攏起來,迅速演化成一柄巨大的刀刃,閃爍著寒芒,直面徐缺的胸膛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咻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伴隨一聲破空之響,刀刃劃破虛空,徑直斬落在徐缺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缺的衣裳當場被劃破,可刀刃斬落在他的皮膚表面上,卻迸濺起一連串的火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聲金石顫音,李玄棋所凝聚出來的刀刃,竟沒能劃破徐缺的肉身,反是被震飛了,在空中散成了一團靈氣,隨風而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頓時間,李玄棋與圣宗兩位仙王,皆微微一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肉身……如此之強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場眾人也紛紛滿臉驚容,錯愕的看向徐缺的身軀,那白皙的皮膚表面,似乎在陽光下,映出點點金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強大的肉身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連仙王凝聚的刀刃,都無法劃破他的身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肉身強度,怕是比道胎神體還強大了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許多人紛紛驚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道胎神體明亦軒,也在這一刻滿臉愕然,難以置信,死死盯著徐缺的身體,雙拳緊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自認就算自己踏入大羅仙,將道胎神體修至這個境界所能承受的巔峰狀態,也做不到徐缺如此,居然能硬撼仙王的一擊而毫發無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可能,這絕對不可能,世間怎么可能還有比我道胎神體強大的肉身?”明亦軒的表情逐漸猙獰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道胎神體一直是他引以為傲的優越,他優越了一輩子,現在發現居然不如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子,怎么能接受得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數年未見,他已成長到了如此程度!”姜紅顏也注視著徐缺,眸間熠熠生輝,有些驚訝徐缺的實力成長之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圣尊,你有所不知呀,這小子這幾年都不知道撈了多少好處,本神尊跟段老師卻連口湯渣都沒喝到,氣得本神尊都瘦了!”二狗子滿臉悲傷,逆流成河,鼓起了嘴腮子抱怨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二狗老師說得在理呀!”段九德也嘆了口氣感慨道,宛若有說不出的委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一刻,一雙冷眸瞬間落在段九德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九德當場一哆嗦,緊忙閉上了嘴巴,笑嘻嘻的看向紫霞仙子:“師尊,老頭我口誤,一時口誤而已,二狗子說的簡直不是人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草,段老頭,你還有沒有點碧蓮了?”二狗子瞬間惱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君臣看不下去了,無語道:“你們兩個消停一下吧,趕緊想辦法怎么救出幫主為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救他?”二狗子與段九德同時道出聲,不解道:“救他干啥,他有啥危險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紅顏與柳靖凝,也皆看向莫君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君臣頓時傻了眼,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什么鬼?你們怎么用這種眼神看本護法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護法難道說錯什么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看見幫主被人家禁錮起來,準備千刀萬剮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呃,圣尊,你別介意,這貨是新人,咱們炸天幫剛招的護法,不懂規矩!”二狗子反應過來,朝姜紅顏解釋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紅顏微微點了點頭,目光又繼續看向了徐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缺有危險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太了解徐缺了,如果有危險,這貨絕對不是這種表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么多年了,這家伙什么時候肯吃過虧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單憑剛才他用幻象來瞞天過海,就知道他是在故意拖延時間,準備布置著什么陰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特別是三位仙王還突然改變主意,從恨不得立刻鎮殺徐缺,變成要慢慢將他折磨至死,更讓二狗子與段九德等人都明白了,這絕對是徐缺傳音跟三位仙王說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說了什么,反正他們都清楚,三位仙王被忽悠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,在三位仙王都出現之后,徐缺沒有向他們傳音說過什么話,更沒有讓他們先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足以說明,這一戰,那小子勝券在握,而且極有可能還藏著一張底牌作為后盾,否則就不是他的為人作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師尊,你可千萬別融合道身呀,這小子奸詐……咳咳,這小子機智得很,別看他現在吃虧,待會兒那三個仙王多半是要哭的!”段九德還不忘向紫霞仙子囑咐,生怕自家師尊不了解情況,就把道身融合了去救徐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本座知道!”紫霞仙子卻淡淡的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缺是什么人,她還能不清楚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嗖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空中又再次響起一聲破空之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次,李玄棋祭出了一件仙器,是一柄白色的劍刃,與鎮壓在徐缺頭頂上的墨劍長得一模一樣,似乎是同源而生的雙劍,一黑一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劍鎮壓著徐缺,而這白劍鋒芒畢露,僅僅只是祭出,白劍的劍刃便已經在虛空間留下一道淡淡的刀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靠,你這是想殺我?那兩件神物,你不要了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缺一看這形勢,也有點不淡定了,朝李玄棋傳音,惱火喊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說自己并不怕被千刀萬剮,畢竟有系統自動恢復功能,吃點苦頭而已,又不會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李玄棋現在祭出的這柄白劍,未免也太兇悍了,只是在空中停留,居然就把虛空給劃破出一道痕跡,這要是落在自己身上,豈還得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萬一這一波玩脫了,自己豈不是得把小命交代在這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,你也有害怕的時候?放心吧,現在是你想死都不可能,不交出神物,你連死的資格都沒有!”李玄棋冷聲笑道,聲音清澈的傳入徐缺腦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圣宗的兩位仙王,也滿臉陰森笑容,不懷好意的打量著徐缺的肉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李玄棋身前的白劍啟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化成一道流光,直接朝徐缺掠來,在他胸膛前一閃而逝,只留下了一道殘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缺只覺胸膛前一陣涼意,緊跟著便感覺到了一股劇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胸口上,已然多出一道傷口,哪怕是小成圣體,也挨不住一位仙王所駕馭的一柄上品仙器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,這或許不止是一件上品仙器能做到的,頭頂上那柄墨劍,與白劍相輔相成,才會有如此威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快,徐缺胸膛上的傷口,流淌出一縷血液,卻泛著金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金色的血液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天,他的血怎么會是金色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聞所未聞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非這家伙不是人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幾乎同時,全場眾人紛紛驚呼出聲,滿臉驚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位仙王也陡然臉色一變,似乎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驚天大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此肉身,還有金色血液,莫非……”三位仙王幾乎同時看向對方,皆不約而同的道出一個詞:“圣體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古籍之中的所謂圣體,雖然只是猜想,但神王與冥王的推論也被記載過,倘若真能成就圣體,那必定不再是凡胎,連血液都會發生變化,呈金色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玄棋說到這,目光又再次看向徐缺,“這小子,究竟是什么來頭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桀桀,不管什么來頭,不管是不是圣體,今天我們是賺到了,快,將這小子的血抽出來,我等也將可以擁有圣體血脈!”圣宗的老嫗興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沒錯,哪怕不是圣體,這金色血液一旦被我們吸收,我們的肉身也能上升無數個等階,甚至我圣宗的道胎神體汲取此血液,可能會直接晉升為真正的神體!”圣宗的白發老者也激動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刻,徐缺口中提到的三件神物,已經遠遠比不上眼前這金色血液對于他們的誘惑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咻!咻!咻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剎那間,李玄棋也心念一動,那柄白劍瞬間在空中化成流光,穿插在虛空間,交織出一片密密麻麻的劍芒,直沖徐缺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草,這三個老東西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缺當即怒罵出聲,但幾乎同時,他腦海里猛然一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叮,恭喜宿主,系統已升級完畢,當前版本為11.0版本!本系統將重新為您保駕護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叮,檢測到宿主修煉多種法訣,是否使用優化機制,將法訣進行融合升級?已為宿主篩選出最佳優化方案,請選擇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叮,檢測到宿主目前遭遇生命危險,是否啟用系統防御機制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叮,檢測到攻擊者,是否啟用報復機制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連竄熟悉的系統提示音,在徐缺腦海中響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整個系統界面也發生了變化,從起初的一小塊窗口,如今變成了一套全方位籠罩在自己面前的立體投影光屏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上面羅列出來的各種新功能,讓徐缺看得有些傻眼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一刻,徐缺猛然笑出了聲,眼眸掃向李玄棋與圣宗兩位仙王,大喊道:“你們三個老不死的東西,不想死的話,就都給我哭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【第二更加長版送到!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大圣傳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網游之天譴修羅 超級強者 首席御醫 神煌 圣堂 無盡劍裝 九星天辰訣 情陷罪海 風流歲月之活色生香 重生之資本大亨 修仙大霸主 校花的貼身強少 女神的貼身高手 巫女桔梗醬的現代除魔生活 TFboys之最美意外 只歡不愛:禁欲總裁撩撥上癮 至尊考神系統 我有一千張面孔 絕色萌妃:魔帝寵妻,不停休! 道途之上古練氣士 史上第一狠人 豪門婚色:總裁嬌妻太迷人 仙神成長記 源力主宰 特工皇妃:邪王,請寬衣 寵妻當道:相爺,侍寢吧! 重生之無敵為官
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快三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