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/meter></th>

    <font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dfn id="jvhrp"></dfn></meter></font><listing id="jvhrp"></listing>
    <address id="jvhr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jvhrp"></nobr>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cite id="jvhrp"></cite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jvhrp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jvhr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jvhr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jvhrp"><meter id="jvhrp"></meter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兩千零七十一章 春秋節點

                    類別:都市小說 作者:步履無聲 書名:絕品強少_絕品強少無彈窗_絕品強少最新章節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浮屠魔神說的輕描淡寫,然后該動手就動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遙伸出手,就將對方直接扇飛了出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該說的話,他都已經說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就該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之前說讓浮屠魔神跟著自己混,其實也是覺得現在時機成熟了,只要將黑鶴魔神斬殺掉,就可以讓人族重新回到巔峰狀態,凌駕在仙魔妖佛之上,龍族是肯定沒什么意見的,畢竟這是青龍畢生想要做的事情,佛界勢弱,也不可能有什么意見,妖族就是墻頭草,風往哪邊吹就往那邊倒至于仙界的話,現在都得依附在肖遙這邊才能夠生存下去,唯一有變數的就是魔族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剛才肖遙已經給了浮屠魔神機會,只不過浮屠魔神不愿意抓住這個機會而已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肖遙也能夠理解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像現在還在廝殺的那些魔族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剩下不足一千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即便是這樣,魔族依然在浴血奮戰著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哪怕黑鶴魔神此時已經棄他們于不顧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哪怕浮屠魔神幫不上什么忙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依然在戰斗,最起碼,到現在為止肖遙沒有從他們的口中聽到任何一句求饒的話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遙能想象的到,在這里面還有不少是當初在魔界為難過肖遙的主張和平派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也不愿意選擇茍延殘喘的活著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的魔族,確實值得肖遙此時高看一眼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浮屠魔神垂死之際,肖遙湊近了,聽了浮屠魔神最后的一番話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雙目已經失神,仿佛什么都看不見了一般,只有嘴唇還在微微蠕動,用盡全身力氣,將該說的說了出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血霧魔君和火鳥魔君,也都死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個是給仙界通風報信,一個是寧死不來仙界廝殺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覺得這兩魔族都挺蠢的,一個是不該回來,既然都已經通風報信了,干脆點,就留在仙界,反正仙界那些仙族們,也都好說話些,真不回來了,看在你的面子上,看在東儒仙帝西瑤仙帝的面子上,也不會有仙族攆他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有一個,是早就該走,既然不愿意來戰,干脆點,直接逃離,反正一個魔君而已,咱們也留意不到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對了,跟火鳥魔君一起死的,還有一個老猿……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聲音落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浮屠魔神的身體,化作了斑斑點點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消散于星海之中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或許每一粒斑點,都會成為一顆星辰,誰又知道呢?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遙很難做到面不改色,毫不動容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沉默了片刻,嘆了口氣,腦海中回憶起了很多畫面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仙族,魔族,妖族,甚至是龍族,都曾經說過,人族最大的弱點就是有感情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,他們又何嘗不是呢?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像浮屠魔神,如果現在還活著,肖遙將這一番話告訴他,他一定會一臉嚴肅地說,魔界像他們這樣的魔族,很少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不知道的是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現在的人族,重情義的人,也沒那么多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些人族,一個個跟為了飛升做準備一樣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重新站直了身體,轉過臉看著黑鶴魔神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抬起腦袋,深深看了眼星海深處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惜的是,即便是以他現在的修為,還是看不到盡頭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春秋劍,懸浮在面前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從時間上來說,應該是差不多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反正他是已經準備好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又轉過臉,朝著剩下的那些魔族看了一眼,只剩下幾百魔族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眨眼間,也就沒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日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魔族在萬界被除名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有剩下一個魔族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肖遙總覺得這也不靠譜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當初的人族面對的狀況和現在也查不了多少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比現在的魔族還要慘烈一些,畢竟那是吃了慢性.毒藥慢性死亡,每一天都要生活在絕望中,難以想象的痛苦。相比較而言,魔族好歹還有個痛快,或許有朝一日,魔族中又出現了一個如同肖遙一般的家伙,開始帶領著魔族走向巔峰,畢竟還有那么多魔獸,早晚都會成為魔族的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念一動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春秋劍便出現在了肖遙的面前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伸出手,握住春秋劍的劍柄,入手微涼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滿臉桀驁的黑鶴魔神,肖遙臉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實說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鶴魔神確實很難殺,畢竟有天地之力護體。但是肖遙現在的目的就不是將黑鶴魔神斬殺掉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是……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將他從萬界徹底抹去!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著或許差不多,可其中的方式又大有不同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更不是一個操作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握住春秋劍,肖遙朝著黑鶴魔神的方向飛掠而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鶴魔神像是感知到了什么,忽然停了下來,下意識朝著肖遙的方向瞥了一眼,眉頭皺了起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終于動了嗎?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也不知道,肖遙等到現在等的到底是什么,但是絕對不是什么好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總不可能,真的讓自己徹底交代在這里吧?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肖遙舉起春秋劍的那一刻,黑鶴魔神忽然愣了愣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抬起手,往前面伸了伸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像……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星海忽然起風了?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瞪大了眼睛,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這時候,他的身后,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遙手中春秋劍,飛掠而過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春秋劍,越春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春秋劍,斬春秋!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春秋劍掠過的地方,空間都變得扭曲起來,一股浩瀚的能量,從劍刃中涌了出來,這股浩瀚能量越來越強大,在星海中連成了無數條線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路徑掠過的地方,原本存在著無數尸體,但是當劍痕掠過的時候,那些尸體緩緩站了起來,然后又逐漸消失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許狂歌看到這一幕,也瞪大了眼睛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起死回生?”許狂歌詫異道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這么激動也是有原因的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肖遙真的有這么大的能耐,那么,畫扇就可以復活了!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西瑤仙帝轉過臉看了許狂歌一眼,稍微皺了皺眉頭,有些不忍心道破許狂歌的幻想,可還是忍不住說道:“這不是起死回生,那只是一道道虛幻的畫面而已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番話,又讓許狂歌激動的心打回了谷底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……”許狂歌輕輕點了點頭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出口的一個字,都在微微顫抖著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空間還在不停扭曲著,形成了一片極端的空間,襲向了黑鶴魔神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刻,黑鶴魔神汗毛倒豎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如同瘋了一般,往前發起了沖鋒,想要逃離這里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直覺告訴他,如果自己繼續束手就擒的話,就真的要死在這里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妖怪,哪里逃!”許狂歌喊了一嗓子,很有大師兄的腔調,也是因為他之前在地球上的時候看過西游記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邊上的三個妖皇,都深深看了眼許狂歌,心里旁白也非常簡單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子招你惹你了?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特么為什么要跑?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心里還在碎碎念,但是他們也跟著許狂歌和西瑤仙帝一同朝著黑鶴魔神殺了過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鶴魔神想要逃離這里,他們的任務就是一定要將黑鶴魔神留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給我滾開!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的黑鶴魔神已經進入了癲狂狀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換做是誰,這個時候都要發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非常他相信自己的直覺,而他的直覺現在就告訴他,一定要逃走!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定要逃走!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怒吼著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沖上了三位妖皇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三位妖皇原本就是想要打便宜架的,哪里想到黑鶴魔神的殺氣竟然這么重,他們下意識想要讓開,卻忽然聽見身后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,每一個字都充滿了冷冽殺機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要你們敢撤退,你們一定會死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下意識轉過臉,看到趕過來的洪飛升,都是精神一緊,咬了咬牙,只能再次朝著黑鶴魔神沖過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洪飛升站在原地,轉過臉看了眼催動著春秋劍的肖遙,輕輕點了點頭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意思就是,之前肖遙交代的事情,他已經完成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遙也點了點頭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伸出手,握成拳,耳邊又一次聽見了海嘯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他的頭頂上方,再一次出現了金色海洋的幻象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巨浪翻滾,如同燒開的沸水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落!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聲怒喝,春秋劍中劍氣暴漲,白龍高高飛起,旋即又將原本扭曲的空間擴大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春秋劍,斬斷春秋,制造一個春秋節點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肖遙現在所制造出來的這個春秋節點中,便是一個新的空間,在這片空間,所有的時間都在倒轉,永遠沒有盡頭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金色的海洋還在翻騰著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像想要制造春秋節點,需要抽干這一片金色海洋一般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給我回去!”洪飛升一掌落下,掌風如雷,勾星引月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鶴魔神憑借著一身膽氣還有一鞋腳氣,好不容易往前殺出了一段距離,卻又被已經開始煉化元妖殘魂的洪飛升拍了回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怒不可遏,通紅的眸子冷森恐怖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許狂歌,幫我!”洪飛升忽然喊了一嗓子,許狂歌精神一震,沒有多說什么,手中玄鐵劍已經高高飛起,劍氣縱橫交織,罡氣密不透風,再度阻絕了想要反撲的黑鶴魔神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們,都得死!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鶴魔神忽然停了下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嘴里反復重復著那一句話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遙一邊釋放著體內的金色海洋,一邊皺起眉頭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即便相隔甚遠,他也能夠感覺到黑鶴魔神身上的氣勢正在發生著一種奇妙的感覺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要管他,繼續殺!”洪飛升哪里去想黑鶴魔神到底是故弄玄虛,還是打算掀開什么底牌,已經再度朝著黑鶴魔神殺了過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要聯手,將黑鶴魔神比如肖遙的春秋節點中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校花的貼身高手 求魔 圣王 醫道官途 修真老師生活錄 全職高手 劍道獨尊 唐磚 最終進化 百煉成仙 千億婚寵之豪門少夫人 我的白富美老師 重生之縱橫都市 娘子,妙不可言 [綜]這個游戲不科學 英雄聯盟之代練人生 夜夜承歡:總裁太兇猛 我的青梅竹馬是校花 絕望地鐵 慕言春 大荒經 守護甜心:夏殤櫻若 太昊神皇 毒妃萌寶腹黑爺 道君 心靈戰姬 三國之大梟雄 女神總裁賴上我 DNF之光輝歲月 火影忍者之劍仙傳
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快三推荐